635 输赢之后(三)

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635 输赢之后(三)

      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    635 输赢之后(三)

    “袁义之案,本官宣判。”

    “王勇谈氏二人,通奸合谋杀人,按律不分首从,既判斩立决!”

    “庄应有诬陷之嫌,可误打误撞,对袁义之死提出了异议,避免了一桩冤案,所以功过相抵,不对他问责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,此三人谋后操纵指使之人,本官会奏请上峰,再立案查审。”

    “若有眉目,必会再开堂审讯,以还袁义之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保障堂,本堂宣判,保障堂行使的职权,没有越界,没有触犯任何律法,没有伤害他人利益,不用担负任何责任,更不必问责!”

    “将王勇、谈氏关押!”

    “退堂!”

    惊堂木拍下,吴典寅起身退去后衙,堂内的捕快差役也一并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梅中平上前拱手道:“只是辩讼,堂上是对手,堂下再见面,还请杜先生谅解。”

    “梅先生客气了。”杜九言拱手道:“请代我问牧会长好,他升任我还不曾道贺。”

    梅中平含笑道:“一定,一定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带着自己的学生便走了。

    杜九言看向门外,不知道是哪位妇人,指着对面的男子骂道:“听到没有,保障堂干干净净,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们小肚鸡肠,不懂得包容,你们的书都读到狗肚子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话头一开,无数人加入战斗,你一句一句,府衙门外,是此起彼伏妇人的骂声。

    方才还气焰嚣张的男子们,一个个缩着脑袋,互相打着眼色,“走了走了,回去读书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走。”呼啦啦的,大家将他们围起来,“杜先生说的你们听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骂人,你们不认错今天就不准走。”

    “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认错,给杜先生还有保障堂认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刚才不是已经赞同杜先生的话了吗,包容,我们包容你们,你们也要包容我们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包容不能盲目,你们错了就是错了,你们要认错,并保证以后不会无故找保障堂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,是了,我们都错了。请各位嫂嫂婶婶放我们一马,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跟着附和,态度很好。

    有人混在人群往后钻,忽然有人指着他,道:“就是这个人,就是他刚才骂的最凶。”

    “夏公子!”柴太太大喝一声,“就是你撺掇的吧,上次我骂了你,你怀恨在心,鼓动大家来闹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肚鸡肠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看妇人的目标都集中在夏安身上,就立刻打着手势,逃也似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乱来啊,”夏安指着她们,“我、我会动手的啊。”

    柴太太啐了一口,“不要脸的男人,看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拉住桂王,笑着道:“你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了。”桂王将她的手推开,“本王去弄死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道:“他们也是被人煽动的,现在事情都过去了,你何必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骂我媳妇!”桂王道:“忍不了!”

    说着要走,杜九言喊着跛子,“快来拉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去打人。”

    跛子上前来,扫了一眼杜九言拉着桂王的手,神色无波地道:“刚才为什么不打?”

    “她不让我出来!”桂王瞪了一眼跛子,“你刚才就插了根棍子,你怎么不插他们的脑袋?”

    跛子道:“没有必要,她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!”杜九言道:“我能解决,用文明的方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桂王哼了一声,指着杜九言道:“解决个屁!背后谁指使的,你查出来了吗,没查出来就叫解决了?”

    杜九言被他骂的一愣一愣的,道:“事情一件一件的做,您不要激动,我们慢慢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生气!”桂王拂袖往后衙去,宁王正乐呵呵地等着,“弟妹,今天这场辩讼太精彩了,那么多人都被你说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口才了得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杜九言看着桂王走远的背影,笑着拱手道:“多谢王爷夸奖,我先去问王勇和谈氏,改日您去桂王府,我们再细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宁王笑着说完,目光又落在跛子身上,扬眉道:“跛爷的一棍子也极为漂亮啊。”

    跛子拱手行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王爷,”杜九言拉住桂王,“你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桂王很焦躁,赌气道:“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不气,不气。”杜九言笑着道:“我们先去宫中给圣上告状,再回衙门来审问王勇和谈氏。”

    桂王不乐意,被她拖着走,“为这种事生气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我经常被人骂,以前怎么不见你这么生气。”

    桂王道:“以前是以前,今天是你作为桂王妃,打的第一场官司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敢骂你,可见本王在京中是一点地位没有了。简直岂有此理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回头看着他,哈哈笑了,“合着是为了这件事?您一个闲散王爷,又不杀人又不放火,性子脾气又好,大家把你当做普通人,自然就不用忌惮你,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亲民,平易近人,您应该感到高兴。”

    桂王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杜先生,”柴太太在门口等着杜九言,“您要去宫里吗?”

    杜九言点头,“你们先忙着,该做什么做什么,我和王爷去宫里回话。”又道:“有人要害保障堂,这件事肯定要回给圣上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那我们去做事了。”柴太太说着,带着大家心情很好的回了保障堂。

    梅中平回到燕京讼行,去给牧琰回话,将案情始末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牧琰颔首道:“你也累了,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梅中平看了一眼牧琰,想了想问道:“先生,您……可知道庄应是申道儒指使的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牧琰道:“这和你接辩讼没有关系,我们只要把我们这个环节做好,将辩讼做到最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别的事,和我们没有关系,无需关心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知道了,那么他知不知道给申道儒下套,给王勇和谈氏银针的人是谁?

    梅中平没有多问,行了礼出去了。

    牧琰坐了一会儿,出门去了任府。

    任延辉打量着牧琰。他本来对讼行没什么兴趣,所以以前申道儒来找他的时候,他多是顺手推舟送的人情,可现在有杜九言,那么燕京讼行,他就不得不再下点功夫。

    如此,鲁章之三尺堂有杜九言,而他有燕京,并不弱势。

    “输了?”任延辉盯着牧琰,语气很不好。

    牧琰拱手道:“是,杜九言她……”他没有说话,任延辉将手中正在扇着的扇子丢了过来,砸在了牧琰的脸上,“我当你比申道儒有能耐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看来,你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重要的案子,你为什么不亲自上?”任延辉质问道。

    牧琰左边脸颊火辣辣的疼,他忍着,弯腰捡起扇子递回去,道:“大人,王勇和谈氏不过普通人,是抵挡不住杜九言逼问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非谈氏杀的,保障堂的包庇合谋自然也就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案,关键在他们二人,而非在辩讼啊。”

    牧琰垂着头说着。他是不会像申道儒亲自上的,案子赢了也就罢了,可要是输了不但丢了脸面,还丢了自己的威信。

    这种事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他在申道儒之下委屈多少年,才等到今天,他比申道儒比任何人都要珍惜。

    “呵!”任延辉道:“铺垫了那么多,准备了那么多,一上场就被杜九言打的溃不成军。现在你轻松站在这里推卸责任,本官看你确实比申道儒厉害,至少脸皮比他厚。”

    这就跟拉了千军万马准备决斗,可一开战,前锋将军上场就被对方打杀的丢盔弃甲。

    实在扫兴。

    他的节奏全部被打乱,他得要再安排。

    牧琰看了一眼任延辉,他能理解任延辉道心情,在鲁老之下,被压制了这么多年,他迫不及待想要上位。

    想要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圣上除掉了那么多王爷,显然是想要做大事,鲁老还拦在前面,任延辉当然着急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任延辉道。

    牧琰行礼转身出去,任延辉想起事来,又问道:“申道儒要扇子的目的,可与你说过?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具体说过,您若是想知道,我可以想办法打听。”

    任延辉颔首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牧琰行礼退出去,出了任府他摸了摸脸,神色并未有太多的变化。从任延辉推他做上会长开始,他就明白将来他必定要在任延辉的控制之下。

    这是选择,他不后悔。

    只是,申道儒为什么一定要扇子呢?

    他是听申道儒提过一句,但当时没有太留意,似乎是和女人有关……

    是谁对方没有细说,他也没有敢多问。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牧琰若有所思,回了燕京。

    此刻,申道儒靠在床头,周岩面无表情地站在床边,长安握着他的手,低声道:“先生莫急,小人一定想办法拿到那把扇子。”

    “长安,”申道儒道:“你过来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长安贴过来。

    申道儒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,长安一怔惊讶地看着申道儒,“先生……您……她不用您这么做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的提携之恩,虽时过境迁可恩情我势必要还的。”申道儒道:“此事不管办成办不成,你都要带进棺材里,不管是谁你都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长安应是,“先生,我至死都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申道儒闭上眼睛,轻轻笑了,“周岩,你觉得这件事幕后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周岩道:“任延辉。他想要首辅之位,杜九言就是他最好的突破口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申道儒道:“被任老当刀使,我也不冤。”

    周岩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申道儒道:“我这里给不了你什么,京城也没有你用武之地,你自去寻个好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周岩拱手道:“请先生指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写封举荐信,你去找她。”申道儒道:“此生都不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你才有可能有出头之日。”

    周岩拱手道:“多谢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待他日你出头,还请你帮扶长安!”

    长安想说什么,周岩已道:“是!若他日我有出头之日,必定帮扶长安。”

    申道儒笑了笑,闭上眼睛睡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昨天李小姐帮忙音乐会主持,我们从上午出去下午才回来,所以我还没有数楼层。一会儿我就开始数,数完还要出去办事。

    年底好多事啊,o(╯□╰)o

    635 输赢之后(三)

    言情海

635 输赢之后(三)

- 太古文学 https://www.43t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