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8 姻缘机缘(三)月票记得投哇

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638 姻缘机缘(三)月票记得投哇

      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    638 姻缘机缘(三)月票记得投哇

    桂王站着,不敢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男人,怎么这么不干脆呢。”杜九言嫌弃道。

    桂王盯着她看,她冲着他笑。

    “姐姐很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爬起来,走到供案边,“想不想看看姐姐多厉害?”

    桂王眼皮子跳了一下,“不、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我,就见她猛然抬手,冲着供案,一掌拍了下去,供案被她劈成两半,上面的花瓢花瓶噼里啪啦滑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一转身扶着腰道:“看在你这么好看的份上,姐姐对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桂王看着她,她穿着肚兜,下面是条裹裤,腿细长腰细的不盈一握,容貌更是秀丽俊俏……可就是这个人,刚才徒手劈断供案。

    就为了给他展示她的强壮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桂王拍手,“姐姐厉害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颔首,一边走一边招手,“来吧。别磨磨蹭蹭。”

    桂王转身去拧了毛巾,又敲碎了一块冰包着,一回头被杜九言抱了个满怀,他一把将冰块捂在自己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清醒点清醒点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抱着他蹭着,“你干什么,很热吗?”

    “姐姐给你解乏。”

    桂王指了指冰块,“那个凉快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。”杜九言道:“姐姐不要冰块。”

    桂王正要说话,忽然有人敲窗户,外面传来太后急躁的催促声,“墨兮,你动手啊,这一个时辰都要过去一半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!”

    “哀家的孙女,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桂王转头看着杜九言,抬手,一掌劈在她后脖子上,杜九言一晃就晕了。

    桂王将她抱到床上躺着盖好被子,自己穿好衣服,猛然打开了窗户,盯着正偷听的太后,“您就等着她起来和你吵吧。”

    “瞎捣乱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这种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想给你生孙女,杜九言立刻就同意了,还需要这东西?”

    “手段卑劣。”

    桂王说着,将窗户关了。

    太后一脸莫名其妙,和钱嬷嬷对视,好一会儿嗤笑一声,“他说什么,立刻就能搞的定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”太后隔着窗户骂道:“不是哀家看不起你,就你那小鸡胆子,你一辈子就跟着打转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孙女?哀家还不如等着小萝卜给哀家生重孙女。”

    太后气呼呼地走了,钱嬷嬷跟着劝,“您别气,王爷性子最纯良了,他这是不舍得伤害王妃娘娘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。”太后道:“哀家不管了,哀家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先帝可比他厉害多了。”

    钱嬷嬷哭笑不得,“娘娘,您这个时候说这话,也太不和适宜。”

    “哀家生气,口不择言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钱嬷嬷叹气。

    房间里,桂王抱着冰块,盘腿打坐,浑身袅袅升腾着凉气,一块冰快被他捂化掉的时候,杜九言捂着脖子醒了,“我脖子折了,怎么这么疼。”

    她翻了个身,“手也疼。”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她渐渐清醒,眼睛一动就看到坐在房间里,光着膀子抱着冰块,一副即将羽化成仙的桂王,她道:“王爷,您……沐浴呢?”

    “用冰啊,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说了一半,彻底清醒,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,冷冷地道:“小妖精,你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桂王睁开眼睛,睨着她更冷地道:“渡劫!”

    杜九言低头,发现自己穿着一件肚兜,下面是裹裤,而她穿的讼师裙正皱巴巴丢在地上,一张供案断成两截倒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一片狼藉,像是经过了激烈的打斗,还透着一股暧昧。

    “我、对你做了什么?”杜九言发现,桂王光着的膀子上,还有个牙齿印,显然是她咬的。

    应该是她行了不轨。

    桂王鼓着腮帮子,道:“你猜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杜九言想起来了,狼狈地搓着自己的脸,实在是太尴尬了,好半天她问道:“太后娘娘果然给我下药了?”

    桂王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坚守住了吗?”

    桂王道:“你猜!”

    “厉害!”杜九言佩服地看着他,“是我魅力不够大吗?”

    桂王道:“是你脾气够大。”

    他是不想吗?他是不敢!

    他是要睡一辈子的,不是一次。

    “王爷,”杜九言下地抓了衣服穿上,“您今天很令我佩服和感动。”

    他居然忍住了,因为太喜欢,所以不敢吧?

    桂王问道:“然后呢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理好衣服,蹲在他面前,摸了摸他的脸,柔声道:“回家翻黄历,挑一个风调雨顺诸事皆宜的上佳之日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骗过你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日子好?”

    “前三后四,您猜哪天?”

    一股清风扑面,燥热顿消,仿佛晴空万里春风徐徐……桂王笑了起来,“今天初五,我记得你上次好像就是初七还是初八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愣了一下,“你记住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。”桂王一下子将她扑倒在地上,“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忍不住笑了,将他推开,“今天心情不好,我内心受到了创伤,需要太后娘娘的抚慰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抚慰。”桂王不肯起来,“我替我娘抚慰你,你别生她的气,她是为了我们好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,轻轻笑着,心急速的跳着,很暖很贴心。

    桂王一直闹着要“办事儿”,可真等她中了药,任他蹂躏的时候,他又忍住了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她的高兴与否,比他当下的感受更重要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她的尊严,比他执念更重要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她比他自己更重要。

    她很感动,这种感动让她心头暖暖的,决定试试他的技术。

    要是不好……还有七十二式现学。

    不怕。

    “目光闪烁,”桂王眯了眯眼睛,道:“你又在想什么坏事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我的目标不是睡一次,”桂王道:“是要睡无数次的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咳嗽了一声,道:“王爷,要看您的表现才行啊,毕竟我对生活幸福感要求很高,您要是太差劲,我可能不会将就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行?”桂王磨牙,“你再说一边试试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哈哈大笑,拍着他道:“你快起来,烦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言言,”桂王蹭着她的脖子,“你说的真的?”

    杜九言推着他,“烦的呢,要一直说吗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像做梦。”他低声道:“你不许诓我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喜欢我的?”桂王问道。

    “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“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?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,可能很久了吧,毕竟王爷您的容貌,还是很具有诱惑性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喜欢?”

    “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很喜欢是多喜欢?如果一杯子水的喜欢最多,那你喜欢我有几分?”

    “七分?”

    桂王瞪眼,显然不满意,“我可是有十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三分给您留着晋升,一开始就满了,以后生活多无趣。”杜九言道:“王爷,您要为此好好表现啊,认真努力。”

    桂王想了想,觉得七分也不少了,毕竟杜九言不是感性的人,“行!以后我会好好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就今天晚上。”桂王道:“我洗涮好,在房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亲了一下她的唇,“不许不来!”

    杜九言哈哈大笑,道:“王爷,您像条小狗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你的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猫吧,猫乖顺。”

    “喵……”桂王蹭着她,“喵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笑的捏着他的脸,嫌弃道:“堂堂王爷,为了一把爱情,您都快把腰折到尘埃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折断了我都愿意。”桂王道:“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我高兴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砸了砸嘴,“这个时候,我是不是应该感动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你只要说一句对应的话来回复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”杜九言咳嗽了一声,正色道:“能被您喜欢,强烈的满足了我的虚荣心!”

    因为喜欢她的人足够优秀足够出众足够吸引人,才能满足她的虚荣心。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桂王将她拉起来,两个人就盘腿在地上对面坐着,“那除了虚荣心,还有什么满足了?”

    “王爷,您的要求有点高啊,这方面的辞藻我很匮乏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能等,你慢慢想。”

    桂王就盯着她,等着她想。

    “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,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,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,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,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”

    桂王看着她,忽然红了眼睛,问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假不了。”

    桂王蹭的一下站起来,一阵风地跑了出去,“娘,娘!”

    “穿衣服啊!”杜九言捂着脸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桂王跑起来很快,一下子推开太后卧室门。

    太后正在生不成器的儿子的气,却突然被个人影子扑倒,“娘,九言说她心悦我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太后被撞的头昏脑涨,“九言悦你?”

    桂王没回答她,一下子又跑到门口,一把将钱嬷嬷抱起来,“嬷嬷,九言说她悦我!”

    “哎呀哎呀,我的王爷啊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头晕,晕的很。”

    桂王将她放下来,钱嬷嬷道:“王妃说喜欢您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穿衣服啊,”杜九言感觉她追着的是小萝卜,正不想洗澡光着屁股到处乱跑,“丑不丑呢?”

    桂王扯过衣服套在身上,一阵风地跑出去,头也不回地冲到御书房,一脚踹开门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赵煜吓了一跳,看着气势汹汹想桂王,道:“又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衣服也没有好好穿,蓬头垢面的。

    “哥!”桂王拍龙案,眼睛发光,骄傲地道:“九言心悦我!”

    赵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抓起手里的奏疏就丢在桂王的身上,“吓朕一跳,你不能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哥,”桂王将奏疏丢回去,指着赵煜,“准备礼金,我要十里红妆八抬大轿娶她。”

    赵煜瞪眼,“不是成亲了吗,还要成亲?”

    “那是秦九烟,”桂王大笑着跑出去,大声道:“我要娶的是杜九言!”

    “就是骗钱!”赵煜道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最近留言很少哇,哈哈哈哈,单订也掉了不少,我要努力,将养文的都扯回来打一顿!

    本书进入收线阶段,不要着急大BOSS,因为写配角的时候也是在走近大BOSS。

    前几天很焦虑,这两天感觉好了,情绪稳定的风流君,继续稳定发挥,往前大踏步!

    么么哒,有空留言。订阅和热文榜唰地一下掉下来,吓我一跳,哈哈哈哈。

    最后,每个月的月头读者账户内都发放保底月票,记得投!

    638 姻缘机缘(三)月票记得投哇

    言情海

638 姻缘机缘(三)月票记得投哇

- 太古文学 https://www.43t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