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0 认了义子(一)

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710 认了义子(一)

      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    710 认了义子(一)

    “是陈朗,我们在邵阳认识的一位先生,他不许我们在外说他的事情,所以银手就没有提过他。”杜九言道。

    潘有量若有所思,笑着道:“一说陈先生,我便想到我一位故人。”他说着看向桂王,“当年的翰林院陈怀安,王爷可记得?”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桂王道,“他还给我讲过课。”

    潘有量颔首,叹气道:“若说可惜,便是他最可惜了。如今我也回来了,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人世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摸了摸鼻子没说话。

    陈朗的事,还是陈朗自己说吧。

    “你陪着潘叔去你房间吧。”杜九言道,“也顺道叙叙旧,等大家都回来,再请你们。”

    潘有量很激动,心绪此刻还没有平复,他也确实有许多话要和银手说,便颔首道:“好,我和银手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去了银手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杜九言在桂王对面坐下来,她含笑道:“我也觉得很满足,由衷的感到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能找到家人,确实值得高兴。”桂王道,“刚才你和跛子说什么,动作那么亲昵,我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朝外看看,将门关上,低声和桂王道:“银手的身世,让我欣喜的同时又觉得很意外,由不得我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觉得,你和银手在异乡遇到并在一起,不是巧合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杜九言道,“陈先生的身份,银手的身份……现在再细想都不简单。天下没有这么巧合的事,所以我就想到了跛爷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方才也想过这个问题。”桂王道,“太过巧合的背后,一定有人为的推动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为,就是跛爷了。银手、陈朗甚至包括花子和闹儿在我身边,都有可能是跛爷安排的。毕竟他自己承认过,他的出现是因为小萝卜是你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刚才去问他,银手是不是他引导的,他没有否认。”杜九言道。

    桂王若有所思,和杜九言一起想到一件事,齐声道:“各地王爷府中丢失的孩子!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想不通,对方为什么要偷王爷府中的孩子,这毫无意义,又不是嫡子。”杜九言道,“可如果这些人是跛爷带走的呢?”

    桂王起身走了两步,道:“看来,他知道的事情,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杜九言道,“但他似乎不能说,是不是人身安全受到了监控?”

    桂王白了她一眼,“我看他像控制别人人身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杜九言道,“找机会将他捆住打一顿,审他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分反对,往死里打!”桂王道。

    杜九言哈哈大笑,摆手道:“找机会我们仔细审问,如果绕了一圈,所有的事都是他做的,感情上我可能会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桂王颔首,露出你才知道而我早就知道的表情:“要不是我,你很有可能被他骗财骗色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今天心情很好,捧着他的脸亲了几下,“我和我王爷是命定姻缘,王爷不会不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桂王腾地一下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脸红?”杜九言奇怪地看着他,“你还会脸红,太阳西边出来的?”

    桂王咳嗽了一声,垂着眼帘,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一下,红着脸扭捏道:“你认为我们是命定的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杜九言拍了拍桂王的肩膀,“王爷,我认为我跨越了千年,就是为你而来。”

    桂王吞了吞口水,眼睛发亮地看着她,“跨越千年,为了我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杜九言道,“王爷感动吗?”

    桂王抿着唇,盯着她,打量着她的眉眼,深情就要从他的眼睛溢出来,他忽然起身,腾地一下将杜九言抱起来,往软榻去。

    杜九言吓了一跳,“你又发什么神经。”

    “睡你。”桂王将她放在软榻上,捧着脸便亲了下来,杜九言哭笑不得,“我这么深情地表白,就换了被你睡的回报?”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。”

    桂王咬着她的唇,手探进衣襟里,沙哑着声音道:“如此情深,只有不停的睡才能回报你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嘴角直抖。

    “今天换个姿势。”桂王亲着她的耳珠,杜九言怕痒,摇着头道,“晚上,晚上再更新姿势,现在咱们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桂王停下来,看着她,“言言,你不许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生死都要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笑着点头,“我有贼心没贼胆!”

    “想都不许想,”桂王道,“看上谁我弄死谁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点头,“为了天下太平,人间安康,我一定和王爷您出入成双相携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桂王将她抱起来坐在自己腿上,搂着她的腰道,“有你这句话,以后我就不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扬眉,笑了。

    “跛子的醋我也不吃,”桂王道,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捏了捏他的脸,道:“王爷最乖,最体贴,最帅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”桂王贴着她的唇说话,“我就是这天底下,唯一能配得上你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咬了他一口,“那我的男人,我们聊点正经事吧,不要一言不合就谈睡觉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下,”桂王小声道,“我刚才很激动,现在要缓解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没忍住哈哈大笑,将脸埋在他的怀里,道:“王爷,您这太怂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在媳妇面前怂是应该的。”桂王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杜九言抬头看他,竖起个大拇指,道:“您这婚姻观念深得我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再亲我一下,我就和你谈正经事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捧着他的脸,亲了好几下,笑着道:“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,”桂王憋着笑,将她放下来,“你要谈什么正经事?”

    杜九言问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正经事,我昨天吃饭的时候,看到九江王的小手指外侧有个疤,那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六指。”桂王道,“生下来的时候就是六指,季太妃一开始就想把切掉,后来我父皇不同意,说是父母给的,就没有让他切。”

    “十多年前,我父皇驾崩,没两年他自己切掉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让杜九言很意外,若有所思道:“六指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桂王问道。

    杜九言盘腿坐着托着下巴,喃喃地道:“就是觉得奇怪,那个疤的形状很匀称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六指。”

    桂王颔首。

    “那他母亲季太妃什么时候去的?”

    桂王回忆了一下,“大概在我父皇去世前几年吧,天化二十年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去的?”

    桂王颔首,“她生九江王时难产,还因此和我母后闹了一通,说我母后害她难产血崩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她身体就不太好。我记忆中她常常生病,药石不断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怪太后娘娘?”杜九言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桂王摆手,“你看我娘脾气好,那是她现在。早先我父皇在的时候天天哄着她,她也能将后宫闹的翻天覆地。”说着咳嗽了一声,“季太妃脾气也不怎么样,她难产怀疑我娘,也不是毫无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和太后娘娘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毕竟我当时还没有出生。”桂王道,“但我娘应该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想到难得看到太后娘娘露出后宫之主威严的几次,确实有着和她平时不相同的气势。不过,能做一宫之主,也不会太单纯。

    “那你和九江王兄弟间关系还不错,还真是令人意外啊。”

    桂王道:“那是因为我脾气好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您脾气好。”杜九言问道,“季太妃的家事,按理说比太后娘娘不差啊。”

    桂王道:“我娘做太后,是我父皇自己选的。毕竟不是原配,他选择的时候更多的是依据喜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我娘入宫后那么闹腾,他也能容忍包容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点了点头,“宁王爷呢,他外家没有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宁王的外家凤阳伯,人在凤阳。他外家的爵位是世袭到今天的,已没落的差不多了。但因为他是庶长,所以他露茁,常被我父皇骂,又早早将他送去封地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明白,虽是庶出可却是长子,这个身份很尴尬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躺在软榻上,将腿架在桂王的腿上,桂王顺势看给她捏着小腿,“你今天怎么了,一下子想到那么多事情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道:“我也不清楚,听到银手说他儿时零星记忆的时候,我脑子里莫名的就将别的事情串接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我多想,不过也无所谓,放开思路,随便想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随便聊着,晚上,三尺堂的三个人回来,大家坐在花厅里吃饭喝酒,潘有量喝醉了,不敢抱杜九言就抱着跛子,道:“潘某能找到余儿,能和我儿团聚,这份恩情潘某谨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潘有量说着起身给大家行礼,“将来各位有需要潘某之处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谁敢吩咐他?他官府原职后也是三品大员。

    虽不算最高,可他做的事和手中的能力,是别人无法替代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扶着他起来,说不要客气。

    银手喝的脸红红的,坐在一边掉眼泪,又转头过来拉着杜九言的手,哭着道:“九哥,我虽然有父母有家还有名字了,可我永远都是你的银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许不理我,不要我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咳嗽了一声,道:“我怎么觉得我在嫁闺女出去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我娘啊!”银手说着要扑她,桂王眼捷手快,一把将他挡住,“小子,我可生不出你这个儿子,少往脸上贴金。”

    银手皱眉,看着桂王不服气地道:“王爷,您抢走我九姐我们就不计较了,您怎么还能独占呢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对面窦荣兴跟着点头,小萝卜也点着头。

    这是花子和闹儿不在,宋吉艺走了,否则附和的人只会更多。

    “和你们有什么关系,以后我再听到谁说这种话,我就割了他舌头!”桂王哼了一声,将银手推坐下去,揽着杜九言示威。

    大家不忍直视,周肖笑着道:“王爷,看您这样我们不成亲都活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杜九言想到件,和银手还有潘有量道:“认亲的事,我们知道就好了,不要传扬传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银手不解。

    “青岩散人杀你的目的是为了灭口,我们现在虽知道青岩散人,可还有一人隐藏在暗处,他要是知道你并没有死,并回忆到过去,而回来认亲的话,很有可能也会杀你灭口。”

    银手面色微变,潘有量道:“那就不要对外说,安全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先不要宣扬出去。但银手要去上学,潘大人可以对外说收了银手为义子,如此也算是暂时认亲了,两不相误。”

    潘有量和银手对视一眼,父子二人点头,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潘有量去赴任,官复原职,对外就说认了银手为义子,安排进了集贤书院,不管荆崖冲如何,集贤书院在大周的地位以及先生的能力,都是首屈一指的。

    他上午去听课,下午跑去三尺堂,兴奋地道:“九哥,你知道今天大家看到我,都喊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喊你什么?”杜九言笑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大声道:“大家都喊我潘公子,我是潘公子!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潘有量的儿子!”银手哈哈大笑,扶着桌子骄傲地道,“不是银手,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,我叫潘余!”

    “潘余!”

    杜九言起身,钱道安三个人也跟着一起,冲着他抱拳齐声道:“潘公子好。”

    银手哈哈笑了起来,“花子和闹儿什么时候回来,他们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吓一跳。”

    “说是明天。”杜九言道,“先生知道了,也会为你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银手点头不迭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早上好呀!

    710 认了义子(一)

    言情海

710 认了义子(一)

- 太古文学 https://www.43t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