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0 久别相逢(一)

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730 久别相逢(一)

      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    730 久别相逢(一)

    小萝卜翻了个身,就看到个房间里多了个人影,他惊了一跳坐起来道:“谁!”

    说着摸了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杜九言脱了衣服鞋子,躺在地上舒服地道,“你现在很警觉啊,还知道拿匕首防身。”

    小萝卜从床上跳下来,一把抱住杜九言,“您可算回来了,我们都很担心您和跛子叔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应该担心,我的老腰都快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帮您按按,您上床躺着去。”

    “身上比这地都脏,我要了热水,一会儿洗过再给我按按。”杜九言问道,“这两日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小萝卜摇头,“很平静,什么事都没有,我们每天就吃饭溜达和睡觉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放了心,待小厮提了热水过来,她梳洗过后上了床趴着,小萝卜给她踩背。

    杜九言将在墓室里捡到的那枚小小的戒子拿出来,对着光打量着,小萝卜凑上来咦了一声,“您修补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另外一个。”杜九言拉着小萝卜的小手指套了一下,刚刚好。

    小萝卜一脸奇怪,“这难道是小孩子的戒子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杜九言低声道。

    还真是很有兴致啊,做了这么小的一个戒子。

    “收着,”杜九言交给小萝卜,“回京以后再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母子两人睡了一觉,第二天一早大家再次启程,往宝庆府武冈县而去。

    武冈和邵阳离的很近,越来越近的时候,大家都激动起来,小萝卜激动地红了眼眶,问道:“娘,我们要回邵阳吗?”

    “回!吃了喜酒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小萝卜拍着手,花子也跟着兴高采烈热泪盈眶,“我们又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过了好久啊。”

    周肖含笑,道:“是很久啊,都一年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来不来啊。”花子问道,“要是银手哥不上课,闹儿哥不去照顾凌师兄就好了,我们一家人就团聚了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浅笑,道:“宋吉艺给先生去信了,邀请先生赴宴。说不定,现在先生已经在宋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想先生啊,”小萝卜抱着跛子,“跛子叔,你想不想先生?”

    跛子颔首,“和你一样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要劝先生去京城。”小萝卜一鼓作气,“毕竟我爹和我娘好了,下次再回邵阳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说说笑笑,众人进了武冈的城门,城门口站着宋府的小厮,看见他们就拼命地挥着手,喊道:“杜先生,伯爷,钱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他喊了一圈的人名,声音宛若洪钟,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。小人奉命在这里接杜先生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拱了拱手,道:“有劳小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劳累的。您对我们家公子那么好,小人为您办事辛苦点是应该的。家里的老爷太太都在等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算算脚程,还以为你们六七天就应该能到,还以为你们路上遇着雨雪耽误了行程呢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和他解释了,小厮不停地打量着杜九言,给她牵着马,一边走一边和路过的百姓道:“杜先生,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杜九言杜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他来我们家吃喜酒,我们小公子要成亲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脸惊喜看着杜九言,有人忽然跑前面,拦着马道:“杜先生,您可算回来了。您还走吗,什么时候回邵阳?”

    “过几天就回去。”杜九言认识拦马的人,“您来武冈办事?”

    那人点着头道:“我这就回邵阳。那您吃过喜酒就回去啊,大家都特别想您。”说着又看着小萝卜,“小萝卜,你记得早点回去哦。”

    小萝卜点着头,“知道了,过几天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路上大家都看着他们,一边问杜九言在武冈留几天,一边问她下次什么时候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宋府门口。

    宋家虽不算高门大户,但在武冈也是有头面的读书人家。院子很宽敞,气派的门头上放着鎏金的牌匾。

    此刻,大门敞开着,宋吉艺并着他家人都站在门口,一脸的笑意。

    一行人下马下车,杜九言和大家一起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宋父上前来,拱手道:“这几年吉艺给您添麻烦了,若非您照拂,他此刻恐还在浑浑噩噩的过日子。如今回来,不但有了名利,更是连婚事也有着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吉艺性格敦厚,为人朴实乖巧,伯父和伯母将他养教的极好。不但我喜欢,就是他在京中,王爷还要各个衙门的大人们,也对他是称赞有加。”杜九言道。

    宋家的人更加高兴,满脸的喜色。

    以前,宋吉艺和宋吉昌兄弟两人,不管是读书还是为人,宋吉艺都处处比宋吉昌矮一头,可现在再回头看,宋吉昌碌碌无为成天激进自大,反而是宋吉艺,居然扬名天下,成了人人都知的三尺堂的讼师。

    还有不好说的是,宋吉艺这次回来,也带了不少的银子,不但亲事没让家里拿钱,还孝敬了他们不少。

    利不该是读书人惦念的,但出门在外,是不是功成名就,这银子挣了多少,也是衡量的尺子之一啊。

    “请进,快请进!”宋父请他们进去,钱道安和周肖打招呼,他们都是一个地方的人,所以很熟悉。

    周肖笑着道:“这一次回来也准备筹办婚事的,不过没有吉艺快,现在来看,要等到明年年底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事,好事啊!”宋父高兴不已,当年四个固执的年轻人,非要创办三尺堂,发誓一日不出人头地,一日不成家。本以为等个一年两年他们自己就会着急,谁知道一等就是四五年。

    好在,现在婚事都有着落了,还都是很好的亲事。

    可都是选进宫里后,由太后娘娘亲自挑选配对的。能进宫的女子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好。

    他们这几个人,可真是走了大运了。

    “道安呢,是不是也快了?”宋母问道。

    钱道安有些尴尬,回道:“此事还要回去和家里父母商量一下,提亲后定下日子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有了。”宋父笑着道,“好,好啊。再过一年三尺堂可就要添人进口了。”

    说笑着坐下来,宋父和宋母还有宋吉艺的哥哥嫂嫂,给了小萝卜一堆的见面礼,都是特意寻来的好东西,小萝卜喜滋滋地收好。

    晚上,一大家子人吃了饭,大家去看宋吉艺的收拾好的喜房。

    满目的红色,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宋吉艺指着自己的床铺,“这、这是、是、凝、凝月月、亲自自、绣绣、、的,是是不、不是、很很、好、好看?”

    大红的被面,绣着鸳鸯戏水。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杜九言颔首道,“再过两日,你就能拥着美人睡在这里了,羡慕啊。”

    宋吉艺脸一红,嘿嘿笑着,小声道:“她、她、她说、说要、要生、生三个、个孩、孩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捂着嘴一副捡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”周肖气不过,“这是故意显摆给我们听的吧。”

    小萝卜点头,“宋叔叔,这话您说了,钱伯伯和周伯伯会嫉妒您的,毕竟他们现在还是鳏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鳏夫,”钱道安哭笑不得,“鳏夫一次不是这么用的。”

    小萝卜哦了一声,不以为然,他喜欢这个词。

    “荣兴家离你们多远?”杜九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远,就隔着十来条街。”周肖回道,“我家也不远,要不要去我家坐坐?”

    杜九言摆手,“都忙着,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周肖看看天色,“那我先回去,明天可能没空来,后天一早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钱道安家不在武冈,所以他要吃过喜酒以后再回去。

    晚上,大家在宋府歇下来,第二日一早窦荣兴赶了过来,拉着杜九言道:“事情都办好了,我爹娘正在筹办,现在婚事还没有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家具,一催再催。现在看来,年前还不一定拿得到。”

    宋吉艺家的家具是早就定好的,所以时间很充足。

    “不行也没事,那就明年再办,你在家里好好筹办。”杜九言道,“这次出来,想要办的事情,都办妥当了。”

    窦荣兴眼睛一亮,“都办成了?那……那回去后,是不是就要着手证明靖宁侯的罪名?”

    “嗯。等回去后看看的王爷的事办的如何再议。”杜九言道,“你回来,路上可顺利?”

    窦荣兴笑着点头,“很顺利。我娘很高兴,说找了一个好亲家呢。”

    “刘娇没有说过,其实她家是世代书香,很有家底。”

    窦荣兴自己也很满意,想当初他还不喜欢刘娇,现在看来,他和刘娇才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刘娇活泼,什么话都和他说,他们之间也有很多的共同话题,不管说什么,两个人都能滔滔不绝说上半天。反而当初和裴盈,都是他一个人在说,裴盈都是沉默着听他在说。

    很庆幸,他迷途知返,没有继续难为裴盈也没有难为自己。

    “对了,忘记问你了,你写信给陈先生了吧?”杜九言问宋吉艺。

    明天迎亲的就要出发了,来去四天就能回来,刚好十月十六,可陈朗还没有到。

    “写、写信信、了、了,陈先、先生、生也给给、给我回信信、信了,说说、说他十、十月、月十、十、六、六一定定到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颔首,“那你早些睡觉,明日一早就要启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宋吉艺说去睡觉,可却一夜没有睡着,第二天早上天不亮,就高头大马,敲锣打鼓地去迎亲了。

    周肖和钱道安以及窦荣兴一起,陪着去迎亲。

    730 久别相逢(一)

    言情海

730 久别相逢(一)

- 太古文学 https://www.43t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