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9 一场大火(一)

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739 一场大火(一)

      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    739 一场大火(一)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。”申道儒和杜九言道,“我见到季太妃的那次,是她去世前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微怔,看着申道儒。

    “她并没有像传说中那样,一直生病,气色不好。”申道儒道,“她来燕京讼行,我们隔着帘子说了半个时辰的话。她说她要死了,希望我能帮她找到这把扇子,等将来九江王重罪加身之时,能用这把扇子救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完这些,留下了这枚戒子就走了。”申道儒的道,“一个月后,我就听到了她病逝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申道儒说完看向杜九言,问道:“你说,九江王即将重罪加身?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杜九言道。

    “我到底食言了。”申道儒靠在床头,“不过,我还是要试试,毕竟我答应过故人,将来去了,没有颜面对她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没有说话,她现在有很多疑问。

    跛子忽然站起来打开了门,大家都看着他,长安更是一脸惊讶地看着跛子在门口,和一个蒙面的黑衣男子说话,两人小声说了几句,男子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来去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长安目瞪口呆,杜九言如果真的想要杀他们,真的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杜九言看着跛子。

    跛子看向她,道:“九江王府起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起火了?”杜九言惊愕地道,“桂王还在九江王府?”

    跛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!”杜九言心头一跳,感觉非常不好,话音落人已经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跛子也跟着出去。

    申道儒顿时坐直了,盯着门口喊道:“长……长安,拿着扇子快去。”

    “快!”

    长安也跟着跑出去。

    九江王府不是阖府全起火,而是主院里起火了。

    杜九言心头突突地跳动,推开门口挡道的人,冲进了王府里。

    “小妖精不会这么傻吧?”杜九言看着跛子。

    跛子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王府,火势已经蹿的很高,猩红的火舌在屋顶跳动着,像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,将整个院子吞噬入腹。

    “王爷呢?”杜九言拉住了九江王府里的一个小內侍,小內侍六神无主地指着火场里,道:“在、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眼皮子直跳,问道:“我问桂王,桂王爷!”

    “也在里面。”小內侍跪下来,道,“两位王爷都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眼前一黑,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魂飞魄散,她不敢置信再问一次,“你说什么,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王爷本来在屋里宴席室里喝酒的,火……火就从宴席室里烧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王爷没有出来,一个人都没有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內侍磕的头破血流不敢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杜九言回头抓着的脖子的手,嗤笑道,“他说桂王在里面没出来,他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跛子回握她的手,她的手指冰凉,在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杜九言,慌乱无措没有半分平日的镇定从容。

    “我进去找找。”跛子拍了拍她的肩膀,转身要进院子,杜九言目光一清,骇了一跳道,“你怎么进去?这火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腾腾的火仿佛能烧着头顶的云层,站在旁边就跟架在火烧烤一样。

    跛子回头看她一眼,道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接过来旁人手里的水桶,兜头淋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杜九言拉着他,“都没有弄清楚状况,就这么冲进去。王爷又不是傻子,没有理由在里面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跛子蹙眉道:“要是他中了迷药呢?”

    杜九言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跛子知道她乱了分寸了,所以提醒她,“如果不是中毒,他怎么可能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杜九言淋湿了自己,“你在外面接应我。”

    救桂王,她没有理由让跛子涉险。

    她救桂王是因为爱情,就算死了也是和桂王在一起,可跛子如果有三长两短,她和桂王就算活下来,一辈子也不会安心的。

    “九言!”跛子拉住他。

    “别啰嗦,来不及了。”杜九言推开跛子,朝火场冲了进去,不等她多走两步,内卫的人冲了进来,他们披着湿透的被子,喊道,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被他们撞开。

    六个人冲进了宴席室里。

    屋顶已是摇摇欲坠,仿佛再多烧一刻,就要塌下来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,为何会起火。”赵煜进来了,一身龙袍满身的怒气,“人呢,都死了吗?”

    太后也从外面进来,站在院子门口,看着火势,一脸的惊恐和绝望,紧紧握着钱嬷嬷的手,道:“他们说墨兮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们王爷多聪明,怎么可能起火也不晓得出来。”钱嬷嬷哭着道。

    太后喃喃地道:“要、要是他出不来呢?”

    钱嬷嬷腿一软,差点拉着太后一起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秦太夫人和季夏楠也赶了过来,她扶着门框嚎啕大哭,“王爷!”

    “快去救王爷啊,进去啊!”

    “太夫人,已经有人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一片嘈杂。

    安国公也急匆匆地来了,打量了一周,到赵煜身边,道:“圣上,这里危险,不如先去院子外面等。”

    “院子里人太多,救火的人进出也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九江王和墨兮都在里面。”赵煜不敢相信桂王会在里面,他由安国公扶着出来,院子里的人也都跟着出来,只留下打水扑火的人。

    杜九言紧张地看着火场。

    “你站好了。”跛子和她道,“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拉着他,跛子道:“他们的方法很好,我也用棉被,一定将桂王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心点。”杜九言道。

    跛子颔首,头也不回地进了院子,接了个湿的被子,顶着被子冲进了火里。

    杜九言也跟着要进去,一把被钱嬷嬷拉住,她道:“那么多人在里面,您在外面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”杜九言脑子里一片空白,她浑身湿漉漉的,抱着头蹲下来。活了两辈子,她自认是个冷静理智的人,但今天她无法冷静下来,让自己理智一点。

    “王妃,”钱嬷嬷道,“王爷一定没事的,肯定没事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点头,看着房间里,喃喃地道:“房间就那么小,怎么还没有找到人。”

    她焦虑、心慌,两腿发软,坐在地上视线紧紧锁在房间的出口。

    忽然,有两个人从火光里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杜九言就看到他们抱着一个黑乎乎直条条的东西冲了出来,她蹭地一下站起来,院子外面也响起秦太夫人的惊叫声,喊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两个裹着被子冲进去的内卫将他们抬出来的东西放在院外的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什么?”秦太夫人惊叫地喊道。

    大家都沉默地围着烧焦的东西站着,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这个形状,就是个烧焦的变形的已经完全辨认不出容貌和身形的“人”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太后沉着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两个内卫回道:“不、不知道是谁,里面还有个人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站在院门口没有过去,她绝对相信那不是桂王,所以她连看都不想看。转过头,就冲着火场而去,不等她上台阶,火场里又冲出来两个人,两个人空着手,大家的心提到嗓子眼,甚至不想再看到他们再抬出一具烧焦的人出来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杜九言喝问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将被子丢在一边,指着里面,“出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朝里面看去,就看到跛子背着个人从里面冲里面冲了出来,被子盖在那个人身上,她看不到脸,但是这双拖着地的腿,立刻就昭示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杜九言上去,扶住了跛子的胳膊。

    跛子道:“快走,房子要倒。”

    “都出去!”杜九言吆喝着喊道,“走!”

    大家冲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身后的正院轰然坍塌了,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杜九言将桂王身上的被子铺在地上,跛子将他放下来。

    等看清他,她不由长长松了口气。除了衣服被烧了几处,他周身完好没有伤处。

    像是被抽掉了力气,她双腿一软跌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墨兮!”赵煜和太后以及钱嬷嬷上前,抱着喊着,赵煜冲着薛按道,“水拿来。”

    薛按早就准备好了,忙端着脸盆和湿的帕子给桂王擦脸。

    “墨兮,”太后掉了眼泪,抓着桂王的手,喊道,“墨兮你醒醒啊。”

    桂王面色苍白地躺在地上,无论怎么喊他都无知无觉,太后喊了好几声,和赵煜对视一眼,她颤抖着手去探桂王的鼻息。

    杜九言愕然地看着太后的动作,耳朵像是失去听觉,只有太后的手势和动作,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739 一场大火(一)

    言情海

739 一场大火(一)

- 太古文学 https://www.43t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