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6 母子两人(二)

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016 母子两人(二)

      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    016 母子两人(二)

    “九哥!”刚到镇远府门口,杜九言就听到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一个激灵坐起来,冲着马车外面喊道:“是谁在喊我?”

    “九哥,”有人凑上来,笑嘻嘻地道,“你猜我是谁?”

    杜九言翻了个白眼,出马车看着穿着簇新长袍,眉飞色舞的窦荣兴。她生无可恋地道:“还挺聪明啊,知道我们不回宝庆就会路过镇远府,所以在这里等着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窦荣兴道,“你们要去办事,没有我你们多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,能给你们解闷啊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问道:“怎么解闷?”

    “打他。”宋吉艺道,“解闷!”

    “瞧你胖的。”窦荣兴嫌弃地道,“成亲后,你就彻底不管不顾,一心想要把自己吃成个胖子。”

    宋吉艺摇头摆尾,苏凝月掩面笑着道:“窦先生,您来了,刘娇呢?”

    “在客栈呢。”窦荣兴道,“说难得有机会和我们一起出去游玩,就算天塌下来都不能缺席。”

    众人笑闹着进镇远府。

    一进城内,杜九言莫名的就想到了蔡卓如和跛子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来镇远,可算是见识了王爷卓越不凡的能力了。”杜九言道,“将蔡卓如装在猪皮里,也就你能做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桂王道:“你要不打顾青山,我能抓蔡卓如?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造反,我能抓顾青山?”

    “九哥,蔡公子后来没有回来过?”窦荣兴问道。

    杜九言摇头。

    现在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我儿如何了,在京城好不好,有没有被人欺负。”杜九言叹气道。

    她说完,窦荣兴嘴角抖了抖,道:“九哥,小萝卜现在可是太子,谁敢欺负他?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抛开身份不说,也没有人能轻易欺负的了他啊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杜九言道,“今天先住下,寻美食祭五脏庙,明天我们进广西!”

    鲁念宗拍着手,道:“天天听刘海吹牛,说广西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丑媳妇终于要见公婆了哦。”鲁念宗道。

    刘海咳嗽了一声,低声道:“一定会让鲁公子流连忘返,不愿意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愿离开?”鲁念宗眼睛一亮,“是因为有很多漂亮的姐姐吗?”

    刘海咂了咂嘴,有没有漂亮姐姐他不知道,反正,他还没成亲。

    “阿嚏!”小萝卜打了个喷嚏,揉了揉鼻子,道,“祖母,你说这么长时间了,我娘他们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太后签了块水蜜桃喂给小萝卜,含笑道:“不管怎么走,现在肯定要进广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爹肯定很得意。”小萝卜道,“给我娘不停介绍他的伟大事迹。”

    太后一脸不相信,道:“别听你爹瞎说。他在的时候哀家是不好意思说他,他走了,哀家和你说句掏心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哀家根本不信他。”

    太后说着,还确认了一下钱嬷嬷在不在。

    要是钱嬷嬷听到了,指定要和她纠正一番,吹捧桂王如何如何聪明。

    “我也好想去看看啊。”小萝卜趴在太后的腿上,道,“跛子叔肯定也很想去的。”

    太后正要说话,赵启从外面进来,一身玄色长袍,大步进来,虽有些瘸拐但丝毫不影响气势。

    “跛子叔,你来吃陪祖母用午膳的吗?”小萝卜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跛子叔虽然做了皇帝,认了太后做母亲,可是他们母子的相处的时候,一直怪怪的。

    反正,不亲热。

    不像他和他娘,只要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启在太后对面坐下来,问道,“到了午膳时间,便来母后这里打秋风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很高兴赵启能来她这里,她笑着道:“做了你爱吃的菜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内卫的事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当时秦韬起变的时候,内卫也杀的杀抓的抓,所以凤梧宫起火的时候,救火的人手都不够。

    赵启登基后,便陆陆续续将内卫填补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赵启颔首道,“任了郭庭的长子做内卫统领。”

    太后知道郭庭,当时在邵阳的时候,郭庭和他们来往密切,与杜九言的关系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办事,母后放心。”

    赵启虽登基不久,但太后发现,他办事很干脆利落,朝堂上的分寸拿捏和平衡也掌握的很好。

    这一点,比赵煜做的好。

    赵煜什么都好,就是做事的时候不够果断。

    “郭晓恩虽年纪不大,但武艺和为人我都确认过,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郭庭夫妻也来京城了?”太后问道。

    赵启点了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儿子做了内卫统领,那以后也是要常见面的,哀家也要见一见他们夫妻才好。”太后说着一叹,端着茶盅低头咕哝道,“这种事,应该皇后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这茶不错。”赵启道。

    太后嘴角抖了抖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个低声咕哝提醒,一个喝茶打岔,形同鸡鸭同讲,话不对题。

    赵启喝着茶,神色清冷,目光落在一直叽里咕噜转着眼珠子打量他们的小萝卜身上,道:“想你娘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很羡慕他们能出去玩。”小萝卜道,“而且,我娘都没给我写信。”

    他话刚落,王宝应从外面笑嘻嘻地进来,道:“太后娘娘,圣上,太子爷,有信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递了三封信。

    “有信!”小萝卜跳起来道,“哪一份是给我的?”

    王宝应给了他一封,他喜滋滋地拆开,坐在椅子上读信去了。

    太后则迟疑了一下,猜测这封信是杜九言写的,还是桂王写的,好一会儿拆开来,顿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封信里两张纸,夫妻两人各写了一张。

    赵启将信叠好,并没有直接拆开看。

    “我娘说她已经到泸溪了,等我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,她可能已经入广西境了。”小萝卜道,“他们要在广西逗留几日,再启程往云南去。”

    “从广西去云南是不是也要很久?”

    赵启颔首道:“要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跛子叔,您不是没有去过吗,怎么知道的?”小萝卜眨巴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赵启无奈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小萝卜窃窃地笑着,“因为你经常看疆域图,你估算出来的脚程对吧。”

    赵启没说话。

    太后心中暗暗叹了口气。因为儿子不在他身边养大的,有的话她不能说的太重,而且,赵启的性子,无论和桂王还赵煜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两个孩子虽都是独立聪明的,可也黏她,许多事都愿意和她这个当娘的商量。

    但赵启不是,他有事就算去和陈朗商议,也不会来问她。

    这不能怪他,只能说,他们母子之间也需要时间去沉淀,不断的相处中,积累感情。

    “天气恨暖和,”小萝卜道,“明天我们能出去玩吗?”

    赵启和太后都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们穿便服,到城外去踏青。”小萝卜笑嘻嘻地道。

    太后一怔,下意识地拒绝道:“这怎么行,你们都是千金之躯,轻易出去要是出去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祖母。”小萝卜道,“跛子叔的武功,就算有人想要对他怎么样,也伤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,我们有人暗中保护啊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不是也想出去走走?想不想去法华寺,想不想去爬山?”

    太后还真的想去,这都多少年没有出去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吧。”赵启见太后不说话,就知道她也很想去,“少带些人,轻车从简不要声张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萝卜说的对,以我的拳脚,这世上也没有人能伤到我。”

    太后犹豫着问道:“这,会不会不太好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赵启道,“您贵为太后,难道想出去走走,也要征得别人同意吗。若真是这样,那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想去哪里就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太后惊讶地看着赵启,脱口问道:“哀家想去江南也可以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赵启道,“带上人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心里很兴奋,但又不敢在赵启面前表露的太明显,她沉了一会儿,道:“哀家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赵启没有强迫他们。

    第二日,赵启结束早朝,见过各位朝臣,就回了后宫,换了家常的便服,三个人坐了两辆马车,由郭晓恩暗中护送,悄无声息地去了法华寺。

    太后和钱嬷嬷主仆四个人凑在马车里,偷偷打量着外面的街市。

    “变化真大啊,哀家记得这里以前是个脂粉铺子吧?”太后道。

    “是脂粉铺子,当年奴婢还陪着您来买过东西。奴婢记得,您在这里买了一盒口脂,后来嫌颜色不正,一直放在桌子上没有用。”钱嬷嬷道。

    太后点着头,又指着另外一边,道:“那个卖糖糕的,居然还在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还在吗,当年他挑了父亲的担子,也不过十五六岁,现在过去了三十来年,他也就四十五六的年纪。”

    主仆几个人像个孩子,叽叽喳喳地议论街市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圣上可真好,说陪您出来玩就出来了。”龚大姑姑道,“要奴婢说,圣上虽性子清冷话少,可心却是很细很柔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。”太后感叹地道,“这孩子自小吃了太多的苦,如今就是想对别人好,恐怕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没关系,哀家对他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小萝卜躺在马车里,在玩王宝应给买的一个草绳编的蚂蚱。

    “你用心良苦了,”赵启摸了摸他的头,“这么用心的彩衣娱亲,让我和太后娘娘亲近一些。”

    小萝卜嘻嘻笑着,道:“这是我娘连走前交代我的,让我一定要担负好调剂员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,她回来的时候,希望你和祖母经过我的努力,已经母慈子孝,相亲相爱。”

    赵启摸了摸他的头,道:“别被你娘带歪了,瞎操心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韩乔氏这样的女人,相当的极品,大多数的男性都吃这一套的。

    016 母子两人(二)

    言情海

016 母子两人(二)

- 太古文学 https://www.43t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