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5 晚上好啊(二)

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055 晚上好啊(二)

      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    055 晚上好啊(二)

    宴席很正式,城楼上放了礼炮,急竹繁丝热闹不已。

    杜九言打量着宴会上正围着桂王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位穿红衣长袍的男子,就是刘主。”季玉给她介绍。

    刘主刘镇微胖,皮肤白皙很爱笑,但相由心生,这笑容并没有多少亲和力,反而有种皮笑肉不笑的虚假感。

    “他身边的则是李主,就是我公爹。”

    李主李饶平,个子颇高,容貌儒雅俊朗,和李骁的气质有几分相似,但久居上位杀伐决断惯了,眉宇间还是有一股阴冷之气。

    “穿黑色衣服的,则是刘主的长子刘云林。他会是下一任刘家的家主。”季玉道,“他做人做事比刘主更狠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打量着刘云林,个子中等,身材清瘦,容貌端正。他一直站在外围并没有围着桂王寒暄,但目光始终在打量四周,观察随着桂王而来的周肖等其他人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感受到这边的动静,刘云林的目光朝这边投来。杜九言发现他垂在身侧的左手,有些不对,便低声问季玉,“他有外疾?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生过一场病,好了以后,左手就扭着了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各位,都请入座。”李骁招呼大家入座,桂王坐主位,李骁在他身侧,其余人则依次落座。

    杜九言和季玉以及几位夫人和宫中贵妃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都是美人,就连两位上了年纪的夫人,也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。

    席上你来我往,推杯换盏,气氛相当融洽。

    桂王来者不拒,连连喝酒,一副没城府好说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骁也是和他称兄道弟,不谈正事。

    酒席一直持续到半夜才散,李骁说着醉话,东倒西歪地将两位家主送出去,等回了季玉的宫殿,他才清醒了,季玉上前来扶着他,道:“您今日喝了不少,在这里歇个脚,喝完醒酒汤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不走了。”李骁脱了外套,在罗汉床上坐下来,拉着季玉也坐在他身边,道,“桂王能来,是你的功劳。我留在你这里过夜,是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走了,别人才会添油加醋的猜测。”

    季玉道:“桂王爷能来,是因为陛下,妾身不过是牵线搭桥,提一句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谦虚。我今日也看出来,你和桂王妃的关系不错,往后他们在升龙,你一定多走动。”李骁道,“她儿子如今是太子,赵启又是她的好友,她若不收敛,在大周那是呼风唤雨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。”季玉笑着应是,“我表姐巾帼不让须眉,喜提刑讼狱,她若喜摆场铺张,在大周已无人能及了。”

    李骁很高兴,娶季玉,是娶对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你们聊了什么?”李骁问道。

    季玉一边伺候他洗漱,一边大概说了聊天内容。

    “她要为死去的大周百姓报仇?”李骁问道。

    季玉点头,看着李骁问道:“只是,不知陛下您如何想的。她若要报仇,必定会掀起又一轮的风波,届时局面撕开,就是真正的对决。”

    “您、可要考虑考虑?”

    李骁摆手,道:“她在帮我,我没什么可考虑犹豫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一个王位,如若失败我随你回娘家便是。”他说着,看向季玉,问道,“王后可愿意带我回去?”

    这是李骁第一次和她用这样的语气说话,像寻常的小夫妻之间聊天打趣。不过季玉也没有受宠若惊,她淡笑道:“当然是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不会败的。”季玉道,“陛下做事,还从未败过呢。”

    李骁问道:“她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。”季玉道,“明日我去行宫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李骁颔首,在殿中来回走了几个来回,又停下来看着季玉,道:“你告诉她,尽管去报仇,若有人敢对她不利,我一定不会轻饶。”

    桂王夫妻出使安南是应季玉之邀,来帮他打开局面扭转当今门阀割据的局势。他若不识好歹,岂不是自断后路。

    所以,不管杜九言想要怎么做,都是在帮助他,就算最后失败了,让他丢掉了王位,他也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至多,避去大周。

    行宫中,杜九言洗漱靠在桂王怀里,道:“李骁求助你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桂王道,“他暗示借兵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坐起来看着他,笑了起来,道:“这可撞上我们王爷心尖上了,你拒绝了?”

    “必须拒绝。”桂王道。

    杜九言哈哈大笑。李骁莫说借兵,就是和桂王借钱,都借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借兵给我还差不多。”桂王哼哼了两声。

    杜九言好奇问道:“你要借兵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挖海蛎子。”桂王道,“想不想吃,白灼红炒都不错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眼睛一亮,扬眉道:“不如先去盐场挖一挖?”

    “好说。”桂王敲了杜九言的额头,道,“走?”

    杜九言笑着起来,道:“走,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云生敲门进了刘镇的房间,他行礼道:“父亲,您找儿子?”

    “我刚从王城出来,大周的桂王夫妇来了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刘云生应是,回道:“儿子听说了,今天李骁接他们进城的。父亲也去王城参加接风宴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桂王夫妇看上去和气,但传闻中却不是好说话的主。盐场的事,你提前安排一下,不要被他们抓到把柄,小题大做。”刘镇道。

    刘云生不以为然,道:“父亲放心,这里是升龙,就算他们三头六臂,也施展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桂王和桂王妃不过是民间传言而已,能有多厉害。”

    尤其是桂王妃杜九言,一个女人,能有什么本事,他就不信了!

    “你别节外生枝,什么事待他们走了以后再说。倒不是怕他们,只是没有必要。”刘镇道。

    李骁想要借力打力,先针对他们,他何尝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他不怕李骁,只要李骁敢对他动手,他就能立刻让他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让李骁登基,不过是为了平衡而已,因为无论是他还是梁主抑或郑主都不可能,只有李骁最合适。

    李家的庶子,还是个胡姬生的儿子。

    让他登基又怎么样,难成大器。

    若有一天他不让他做这个王,随时随地振臂一呼,就他这个身份血脉,立刻就有无数人起来响应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刘镇道,“好好跟着你二哥做事,等你立了大功,我就让你嫡母将你记在他名下。”

    刘云生眼睛一亮,顿时应道:“多谢父亲,儿子一定认真做事。”

    他行礼退出来,身边的常随罗安迎过来,低声道:“六公子,现在是去怡红院,还是回家?”

    刘云生今年二十,已经成亲并有了一儿一女,房中两个妾室也即将要临盆。

    “去盐场!”刘云生和罗安往外走,将刘镇刚才和他说的话告诉罗安,“……我要好好做事,让父亲知道我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罗安很兴奋,笑着道:“那六公子您一定要好好做事,得到主子的器重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主子请您去,是为了死的那些雇工吗?”

    刘云生点头,道:“父亲的意思,让我收敛一点。毕竟那些人是周人,而桂王又来了升龙,就怕对方找茬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。桂王能有什么本事,不过是大周百姓吹捧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杀掉那些人谁看到了,想找我的麻烦,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罗安点头,道:“要不然,还是去和周讼师说一声,问问他的意见?”

    “不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,他们有本事就放马过来,我要怕他,我就他生的。”刘云生不屑,出门上马,直奔盐场。

    夜里,盐场并不休息,这里的雇工每日轮流睡觉,每人每天只有两个时辰的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不但这里,隔壁所有的盐场雇工,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例钱一个月发一次,男人能得五百文钱,女人则是三百文。

    这些钱在升龙,一家人缩衣节食将将饿不死,至于孩子读书,买衣服过节,想都不要想。

    “那两人在干什么?”刘云生看着白花花的盐地前面,有两个雇工拿着铁锹站着没有动,“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罗安跑过去,一脚踹在其中一人的腿上,那人顿时趴在地上,又爬起来冲着他磕头,罗安呵斥道:“不想做就滚,最不缺的就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这就做事,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那人磕头,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罗安没有再说,回来和刘云生道:“两人杵着铁锹打瞌睡,小的教训了一下,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撵了。”刘云生道,“这里不养吃闲饭的。”

    罗安应是,喊了工头来,将刚才两个人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两人跪在地上又是求又是哭。

    刘云生去工房里喝酒,吹着海风惬意舒服,耳边不禁响起刘镇的话,他低声咕哝道:“敢动我?这可不是大周,小心我让你死的神不知鬼不觉!”

    “罗安,”刘云生喊罗安进来,问道:“盐场里所有的事,都处理干净了吧?”

    罗安点头应是。

    “那就没事了。”刘云生冷笑,摆手道,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罗安离开,刘云生不急不慢地喝着酒,忽然,房门嘎吱响了一声,他顿时凝眉,道,“门关好。”

    嘎吱嘎吱,房门接着响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让你关……”刘云生一拍桌子,猛然回头去训斥,顿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看到门口站着两个蒙面黑衣人。

    三双眼睛一对视,其中一个黑衣人冲着他挥了挥手,道:“嗨,晚上好啊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发红包提示不能跨月,我才想起来这个月只有29天,o(╯□╰)o

    有月票的记得清空哈。么么哒!

    055 晚上好啊(二)

    言情海

055 晚上好啊(二)

- 太古文学 https://www.43t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