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1 几处疑点(二)

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071 几处疑点(二)

      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    071 几处疑点(二)

    “说说看。”杜九言和桂王坐下来喝茶。

    窦荣兴将案件说了一遍,道:“……九哥,这个案子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请讼人是从广西南宁过来的,手工匠人,擅长雕刻和给佛像塑金身。他和他的同乡一起六个人到升龙塔塔寺做事,做了三个月不但一分工钱没拿到,他的同伴还被庙里的人扣押了。

    说他们将佛像弄坏了,让他们赔钱,否则,就不放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“纠纷嘛,听他一个人说也不行,查清楚了再决定接不接这个案子。”杜九言道,“咱们不能因为他是大周人,就盲目不问是非。”

    窦荣兴点头应是,道:“那我和钱兄去查了,周兄这两日还有几处律例要修补。”

    “头疼。”周肖道,“如今修补律法,才知道书到用时方恨少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笑了,道:“这样刚好,让你重温一番律法,好记得更加清楚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边怎么样,郑文海同意你接查案辩讼吗?”钱道安问道。

    杜九言颔首,道:“他同意了,我刚才和王爷已经去过郑文银家中了。”她说着一顿,道,“郭凹呢?”

    “在,在,在!”

    她话刚落,郭凹从前堂的笔墨铺子飞奔而来:“九爷,有什么吩咐,您尽管说!”

    “挺利索啊。”杜九言笑着道,“还真有事让你做。”

    郭凹眼巴巴地看着她,不怕没事做,就怕事情不够多。

    “我先问你件事,你坐!”

    郭凹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在安南,如果我得了一大笔银子,而又不敢随便拿出来花用的话,有什么好的办法吗?”杜九言问道。

    郭凹眼睛骨碌碌一转,试探地问道:“如果钱少,可以绞成碎银,如果钱多可以运去大周,如果再多点连国门都出不了,那就只能找黑市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市,什么黑市?”杜九言问道。

    大家也都看着郭凹,等他解惑。

    “总体来说,安南被四大家族分割,家里的事多数都是自家人在打理。这自己家人打理有好有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是,他们遇到事的时候,能齐心合力。”

    “坏的是,他们私下里会贪钱,中饱私囊的事几乎每个人都会做。可贪的银子他们不敢随便花,自己又没有办法解决,于是就有了银子黑市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是大周过来的汉人。他们私下里收这些见不得光的银子,帮他们将银子花掉,重新铸成银锭子,各式各样的想要什么样的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银子到他们手里,他们总要昧点,十两银子过去,能还给你八两已经是有良心的,多数都是对半分。”

    窦荣兴一脸鄙夷,道:“那些世家门阀里的贵人们也真舍得,这些贪污得来的钱,随便就和一个外人对半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没有这些人,他们连这一半都得不到。”郭凹道。

    窦荣兴摇了摇头,想起什么来,又道:“这么说,还是我们汉人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走一趟崇安和交安的黑市,打听一下,最近有没有收到大批的银子。”杜九言将郑文银的事说给他们听,“……这么多银子,无论是他被人抢劫还是自己携款潜逃,带是不可能带的走的,唯一的可能,就是他将这些银子卖掉,换成银票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桂王道凝眉道,“按照这个方向去查,应该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点头。

    “成,那小人这就去查,升龙这边要不要也查一查?”郭凹道,“我有个兄弟,就是做这个的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道:“那就辛苦你了,等事成后我们拿到讼费,大家一起分一分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也有?”郭凹激动地道。

    杜九言颔首:“必须有,多少不定,但心意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人去招呼兄弟们做事了。”郭凹说着,一溜烟地跑出去,当天下午他就派人去崇安和交安,他自己则去找升龙做黑市的朋友。

    杜九言和桂王出门,去了郑文银夫人的娘家。她娘家也是郑氏族人,姓马,兄弟几个都领着差事,家中条件还不错。

    问过马氏的兄嫂,马氏是十六那天上午会娘家的,在娘家坐了一个时辰,就说要回家,然后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聊的什么?她没有说她回娘家的目的吗?”杜九言问道。

    马氏的嫂嫂姓屈,屈氏回忆了一下,道:“前些日子,我和她提了一嘴要给郑瑜找续弦的事,我有个姊妹家的姑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她也认识,所以这次回来,就和我约时间,说这月的月底,能不能去对方家里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口应了。她见事情说完了,就没有再留着,坐了一会儿就说要回家去。那天郑三爷应该是回家了,她虽没说,我估计是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马氏说完,好奇地看着杜九言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王妃娘娘,我们家主真让您按照律法查审辩讼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杜九言道,“律法,才是最公正的,所有人都应该相信律法。”

    马氏呵呵笑着,敷衍地点了点头,她也不知道公正不公正,反正家主说什么,她做什么就是了。

    杜九言和桂王告辞离开,两人在街上晃悠,进城门的时候,杜九言忽然想到什么,找着守城门的差役问道:“二十那天,你们可看到郑文银郑三爷进城?”

    “二十?我不知道。”那人完全没有印象,“每天来来往往很多人,如果不是特意说过话的,我都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给对方塞了一两银子,笑着道:“你问问和你一起当值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成。”对方收了钱,乐颠颠地去帮着问同日当值的同僚,好一会儿他带着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回来,指着对方道,“他说他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看着少年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郑三爷骑着他经常骑的棕马,带着斗笠,进城的时候我还给他磕头来着,他还对我点了点头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扬眉,问道:“除此以外,你可还记得别的?”

    “别的事?”少年挠着头,表情苦恼,犹豫着道,“没有别的了。不过那天能看出来郑三爷心情不错,因为以前我给他磕头,他都不理会的,那天还冲我点了头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,我就真的没有看出来了。就一会儿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打了赏钱和桂王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两个守门的眼睛发亮,凑在一起道:“没想到桂王和桂王妃出手这么大方,打赏就用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比咱们的贵人要大方多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低声道:“他们可是大周的王爷。听说大周人都很有钱,而且他们靠律法,不管谁杀人都要判刑砍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还要你说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笑嘻嘻地将银子收好,接着去守门。

    杜九言站在西二街上,顾青山从对面迎了过来,道:“爷,王妃。我打听到了,和郑文银有接触的人,都说他为人严肃,办事很稳重,平日里不苟言笑。”

    “他夫人则慈眉善目待人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爱好呢。”杜九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郑三爷没什么爱好,就每次回来他都会去前面一个巷子里,吃一碗肠粉。至于赌钱去妓院他都不去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有克制力的人。

    “他夫人马氏则比较喜欢听戏,前面有个瓦肆,她偶尔会从后门进去,在楼上雅间听一一会儿,别的时候,她也不大出门。”顾青山道。

    杜九言点了点头,三个人一起往行宫走,她想了想,道:“你让郭凹再指个兄弟给你,去查马氏最近半年的常去和常走动的朋友,或者,她有没有发生特别的事,急需要用钱解决。”

    顾青山应是,问道:“那郑文海呢?”

    “先查马氏,一个一个来。”

    顾青山应了一声走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几点很矛盾”杜九言和桂王道,“如果是抢劫,可郑文银为什么一反常态在升龙兑换银子?”

    兑换了还要花两天时间拖去交安,不合理。

    “还有,如果是抢劫,那么马氏为什么也失踪了?”

    桂王道:“我有个想法。会不会对方抓住了马氏,威胁郑文银,绑架勒索?不是说他们夫妻感情很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可二十那天,马氏还回了娘家,可见她行动自由。”

    桂王凝眉道:“下毒,生死威胁?”

    “按照郑文银一丝不苟,正直的性格,他求救郑文海才是正常反应。”

    桂王点头:“你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个案子是夫妻二人携款逃走,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也觉得是:“除了他们没有带走独子不合理外,其他一切都很合理。”

    十五日拿到军饷,分了四天取出银子并处理掉,二十那日夫妻两人见到,然后带着折换的银子,离开升龙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那么他们的动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让顾青山查马氏行踪,就是这个原因?”

    杜九言点头,道:“动机不明!”

    “另外,你这么早将管凡排除在外,他那八十万两,我认为要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到行宫门口,郭凹正翘首等着,道:“王爷,王妃,我找到我朋友了,您二位要是现在想见,我这就将人带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,他们最近确实收了一笔,一百万的银子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到9号夜里12点为止,月票都是翻倍的,所以大家趁着这几天清空哇。谢谢在跟番外的你们,么么哒!

    071 几处疑点(二)

    言情海

071 几处疑点(二)

- 太古文学 https://www.43t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