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9 热火朝天(二)

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089 热火朝天(二)

      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    089 热火朝天(二)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有办法对付他们?”刘镇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她用的手段,您亲自出马对应,一是没有必要,二则是因为,她向来牙尖嘴利,占着所谓的律法,处处上纲上线给人洗脑,这样的情况下,您一定会吃亏。”

    刘镇颔首,道:“倒也是,我已经吃过两次的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依你的办法呢?”

    “她说律法,宣扬的就是公平公正。可您的家规也能做到公平公正!我来升龙一年多,托您照拂,现在就是我报答您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刘镇哈哈大笑,颔首道:“我记得大周有句话怎么说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子之矛攻子之盾!”

    “对!”刘镇颔首,“她说公平,那就看看,谁才能做到真正的公平!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笑语盈盈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,不远处顾青山一脸狐疑地盯着他们的马车,好半天他忽然想到什么,忙回去找到杜九言,道:“……方才我在百家村外,看到一个熟悉的人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抬头看着他,好奇道:“熟人?”

    “是。在京城的时候,那个和您作对的讼师,从安南讼行出来的,姓周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看着周肖和钱道安:“安南有姓周的讼师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窦荣兴道,“周岩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恍然想起来有这么个人,不太重要的人,她一时间还真没印象了:“我记起,申道儒当时给他指了一条明路,让他来安南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八九不离十,应该是季玉了。申道儒和季太妃认识,和季玉也有一些私交,让周岩来安南倒也合情合理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问道:“他和刘镇一起?”

    “是,两人在村口站了一会儿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摸了摸下巴,若有所思道:“我没听季玉说起周岩来找过她,看来,周岩来升龙后,并没有去找她,而是直接找到刘镇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暗中使坏,做手脚?”钱道安凝眉问道。

    杜九言颔首,道:“那是一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很期待他出来搞事情。”杜九言道,“总不能一直都是我们主动捅刀子,偶尔也要让对方撞刀上来嘛。”

    窦荣兴深以为然,点头道:“我觉得很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鲁念宗趴在窗口朝外面看着,忽然眼前一亮,喊道:“怡怡仙女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像只鸟一样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白牙,我说话算话对吧,说来我就来了。”梁怡今天穿着一件豆绿的纱裙,站在阳光下,似乎带着一阵清风,沁人心脾,舒爽至极。

    鲁念宗点着头,拉着她进去,道:“你来的刚刚好,我要开始上课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听听。”梁怡道,“我坐在最后面。”

    鲁念宗摇着头,道:“不,你要坐在最前面,这样我就能看清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梁怡进了教室。教室里面坐着屈三等十几个半大不大的男孩子,梁怡一进去大家都发出一阵惊呼声,一是因为她是女子,而则是因为她漂亮。

    这样精致漂亮的女孩子,寻常在街上是看不见的。

    “嘘!”鲁念宗指着自己,道,“都看我,不许看她!”

    大家看看鲁念宗,又看看梁怡,顿时嘻嘻哈哈笑了起来,有孩子喊道:“先生,是师娘吗?”

    梁怡腾的一下红了脸,指着那孩子道:“再说,我就掌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那孩子吓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他们开玩笑,你快坐快坐。”鲁念宗将最前面的撵到后面挤着,让梁怡坐着,还一本正经地给她一本书,“你听着哦,我要开始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梁怡点头,托着面颊好奇地看着鲁念宗。

    鲁念宗理了理衣服,清了清嗓子开始上课。

    他没事的时候,思想很跳脱,可一旦开始做一件事的时候,是很专心认真的,和他平时傻傻的单纯的样子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梁怡听的津津有味,一节课丝毫不觉得无聊。

    等下课,她小声和鲁念宗道:“你说的真好听,我明天还想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在这里读书吧。”鲁念宗道,“这样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玩了。”

    梁怡点着头,道:“好啊,好啊!”

    “我请你吃饭。”鲁念宗道,“有个孩子做饭可好吃了,你一定能多吃几碗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多好吃,肯定不如我家厨子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连言言都觉得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王妃的舅舅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、你真的是鲁老的儿子喽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大周呢?”梁怡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呢,言言什么时候回去我就什么时候回去。”

    梁怡哦了一声,问道:“那你父亲都不管你吗?他是不是很忙很忙?”

    “嗯,很忙很忙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哦,他是大官。我听我爹说,首辅在大周的地位很高很高!”梁怡道。

    鲁念宗不想一直说鲁章之,拉着她去厨房,嚷着道:“菜好了吗,要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好吃。”梁怡吃了一块肉,顿时皱着眉头,想了想又道,“不过,也没有那么难吃。”

    鲁念宗高兴的很,道:“那你喜欢吃什么?明天我让他们去买。”

    其后,梁怡真的每天都来上课,梁翘也是无奈,拦不住只能每天接送。

    八月的升龙依旧炎热,但早晚已有凉意,百家村的房子已经初见规模,大家做的热火朝天,一点也不觉得辛苦。只要一想到这房子将来是他们自己的,想到子子孙孙都能住在里面,不会有任何赶他们走,他们恨不得夜里不睡觉,没日没夜的做事。

    在百家村的后方有一大片地,地倒还算好,但因为没有淡水,所以这一块先前都种着果树,长着杂草,现在他们来了,果树留了一部分,但大多数的地,被开荒出来,准备播种。

    淡水从远处挖了沟渠,还做了储水的水库,大家站在空空的水库前面喜笑颜开,道:“等水车架起来,咱们几家轮流去踩,我敢保证,一个月内,这里就能装满水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一个月,咱们一班人白天,一班人晚上,半个月足够了!”

    大家一身的泥点子,笑起来黝黑的脸上,只有牙齿稍微白点,每个人因为睡的少活又重瘦成了一把骨头,可依旧干劲十足。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好,那就白天晚上轮班,加把劲砸门早点搬过来。”

    男人点着头,领头的喊了一声号子,道:“别只聊天,干活!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

    大家跳进水库里,继续挖土抬土,一人忽然想起什么,问道:“昨天书院里又考试了,我儿考了上等,你儿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那臭小子。天天埋头在厨房给先生做饭,说从来没见过那么多好吃的,学了一个月多,没认识几个字。”另外一人气呼呼地道。

    “当厨子好啊,杜先生不是说了吗,做什么都可以,只要自强自立不做违法乱纪的事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说是这样说,可还是着急。我们都不识字,就想着孩子能读书啊。”

    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开始说自己家孩子读书的事情。

    远处的海边,一艘海船徐徐过去,大家停下来指着船,道:“那艘船是刘主家的船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以前常上去搬东西。这次估摸着又倒腾了不少货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鹏公子跟着民老爷回来了!”

    刘民是刘氏的人,和刘镇只能算族人了,出了几个五服的亲戚,两人论起辈分来,刘镇要打大一辈,但刘民的年纪却比刘镇大十几岁。

    刘民有两个儿子,长子去世后,留下一个儿子叫刘佑鹏,次子倒是开枝散叶,子嗣繁茂。

    刘民虽上了年纪,但还管着刘氏对暹罗一带的买卖,盐、果子和铁,从大周倒腾铁矿运到暹罗去,然后再从那边买绸缎带回来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反正和咱们没关系了,他们也不敢让咱们去搬货!”

    “想想就觉得开心,做事做事。”

    大家嘻嘻哈哈笑了起来,觉得特别高兴,有种捆着自己的绳子终于剪断的轻松。

    大船靠岸,刘佑鹏扶着刘民下船,安排好搬运货物,祖孙二人就回到城内,给刘镇回禀路上的事,将行船两个月账目交上去。

    刘镇看完后,颔首道:“这一路辛苦你们了,以后路上开销也不必太过节省,钱是其次,人还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家主有心了,”刘民瘦瘦高高的,因为岁数大了牙也掉了两颗,说话就有点漏风,“我们也没有节省,只是不该花用的地方,不花而已。”

    刘镇很满意,笑着道:“回去歇着吧,这些日子不用来给我请安,养好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刘民应是。

    刘镇又道:“佑鹏不错,跟着你祖父走了两趟,是不是学到不少东西?”

    “是!船在海上,突发的事很多,跟着祖父走了几趟,才真正体会到出海的不易。”刘佑鹏道。

    刘镇欣慰地颔首,道:“你一定要多学学,你祖父懂的可不止走船的能力啊。”

    刘佑鹏应是。

    祖孙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,就告辞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刘民家离刘镇的家很远,穿街走巷一刻钟才到。刘民歇下了,刘佑鹏则去了刘家学堂。

    他一进门,里面正在读书的百十个刘家的学子立刻沸腾起来,纷纷围着他,问东问西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刘子峰冷笑一声,和隔着一张桌子,也没有过去说话的刘子军道,“每次出海就跟立了多大的功一样,又不是自己去!”

    刘子军低声道:“谁让他有本事又讨大家喜欢呢。”

    刘子峰拍了桌子,拂袖而起,道:“真想弄死他得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便走了。

    089 热火朝天(二)

    言情海

089 热火朝天(二)

- 太古文学 https://www.43t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