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 非常稀奇(二)

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101 非常稀奇(二)

      大讼师 作者:莫风流

    101 非常稀奇(二)

    雇工回道:“晚上到亥时盐场就停工了,大家都要回去休息两个时辰,这段时间内,盐场就剩我守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就蹲在大盐池后面打盹,迷糊的时候,忽然听到有人说话声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就看到了峰公子和一位面生的公子进来说话,两人站在盐池边上,不知道说了什么,就争吵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刘子峰浑身发抖,汗水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,余光不停地冲着停在墙边上,并排放着的三门寒光闪闪的铡刀看去。

    刘云生和郑瑜的头,都被这门狗头铡给斩了的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,”周岩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雇工回道:“我不敢上前,又怕贵人以为我偷听,所以我走远了一点,大概过了一刻钟,我以为两位公子走了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然后我就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雇工很紧张地看了一眼刘子峰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什么?”周岩追问道。

    雇工回道:“我、我就看到峰少爷背着另外一位公子出去,我、我当时以为那位公子生病了,所以峰公子好心背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上前去看清楚?”周岩问道。

    雇工摇头:“贵人的事,我们不敢多问。如果贵人不喊人,不让人来帮忙,我们是不能上前去打扰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岩接着道,“那么,你可记得当时的时间?”

    雇工回道:“当时、当时大概亥时三刻左右。”

    周岩又道:“当时他背着的人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雇工想了想,回道:“好想睡着了,我、我也不知道,因为离的太远了,中间隔着两个盐池。”

    周岩问完了,雇工回答的很顺畅,他心里渐渐又了底,很得意地朝杜九言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杜九言冲着他竖起个大拇指,赞扬道:“厉害!”

    周岩眼皮子一跳,目光闪烁,接着道:“从盐场离开后,刘子峰背着刘佑鹏回到学堂。当晚值夜的人,则是小厮关罗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他有小门钥匙,从围墙爬进在里面打开锁开了门,将刘佑鹏弄进来。又或者,是关罗直接给他的开的门。”

    “关罗现在已经死了,从他口中无从得知,只能询问凶手。不过,是谁杀的他,却有推论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微顿,正要说话,刘永利打断他的话,抬手道:“他如何进的城?”

    盐场在城外,想要进城总有人看得见。

    “他从南门进,”周岩道,“虽绕的远,可有马车也很简便。”

    南门是在刘氏范围内,一直都是不关门的,因为城外就有大海作为天然屏障,多少年来都很安全。

    这一点,倒也不是周岩胡编,升龙人都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。”刘永利道。

    门外,庶民们开始小声议论,有人低声问连伯:“他说的这么清楚,还有人证,那……那杜先生是不是要输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连伯也很担心,“等会儿看杜先生说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他们查到的凶手是一个人呢,那先说话的人,岂不是占了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那杜先生和王爷是不是要离开安南了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不敢真的反了谁,可心底里却已隐隐期待着,桂王夫妻两人,改变升龙改变安南的局面。

    城外百家村虽还在建,可那些脱离户籍成为“百姓”的那些人脸上的笑容,以及每日的朝气蓬勃,是他们所有人都很向往的。

    “关罗死,是酉时这个时间,他从饭堂领了一个馒头回去。”周岩道。

    “吃过馒头以后,他就死了。经过查验,馒头内掺有砒霜。”

    “而同样的馒头,其他人吃了却安然无恙,唯独他死了。可见,砒霜之毒是唯有他的馒头才有。”

    周岩大声道:“所以,在询问过饭堂的厨子后,他们都能证明,当晚只有刘子峰曾去过饭堂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问题,”刘永利打断周岩的话,“学堂小厮众人,馒头也不止一个,就算下毒,他又如何做到唯独只给关罗下毒?”

    周岩目光跳了一下,回道:“此事,要问刘子峰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来,盯着刘子峰,问道:“你是如何杀关罗的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、”刘子峰飞快地看了一眼刘镇,又垂下头,道,“我没有、我没有杀他。”

    周岩道:“你不说也没有关系。那我们就接着说刘佑鹏的死!”

    “你将刘佑鹏带回他的院子,因为你知道,当晚他曾交代过叶虎,让他烧好沐浴的水。所以,你将他脱光衣服,放在浴桶里,再倒上热水。”

    “伪造出,他沐浴淹死的假象。”

    周岩盯着刘子峰,道:“不过,纵然你伪造的再好,也掩盖不了你杀人的事实。浴桶很小??量不够,他根本淹不死。他的外套发腥发臭,分明就是浸泡海水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而就在你杀他的那天下午,你曾和刘子军说过,你恨不得他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果然这么做了,当晚就将他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子峰,你承不承认?!”周岩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刘子峰吓的趴在了地上,哭了起来,喊道:“我认、我认!”

    “是我杀了他。是我!”

    他说着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是如何杀关罗的?”周岩问道。

    刘子峰道:“他去饭堂的路上,我曾给了他一个碗,让他用这个碗盛饭。关罗素来胆小,他不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碗里,涂满了砒霜,只要他的馒头沾上,就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刘子峰冷汗津津,语不成调。

    刘子军听着倒吸着冷气,不敢置信地看着刘子峰,喊道:“峰哥,你……你怎么可能,你怎么能杀人!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了,都是我的错,我认罪!”

    刘子峰抱头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边,刘镇不急不慢地端起茶盅,神色闲适地啜着。

    郑文海一脸的惊愕,朝杜九言,无声地道:“杜先生,您输了啊!”

    杜九言冲着他笑了笑,一副无所谓的表情。

    李骁凝眉,面色很难看。如果这场输了,他就要和桂王商量,是不是要出其不意,用武力灭了周氏。

    虽然军事的实力上有差距,可事情到这一步,如果桂王夫妻离开,就等于半途而废,以后再想重来,就更加困难了。

    李骁坐不住,换了个姿势。

    “大人,”周岩神色高傲,“刘子峰已认罪了,此案已明了。”

    刘永利睨着他,嗯了一声,问杜九言:“你可要继续辩?”

    “要!”杜九言道,“要啊,来都来了,不说几句也不是我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刘永利忍着笑,点头道:“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门外,大家的心都凉了。刘子峰认罪了,杜九言再辩,也只能在周岩原来的基础上,再添加一些,可最后还是周岩赢啊。

    “王妃有韧劲,”刘镇放了茶盅,讥讽道,“到这个地步,你还要说两句?”

    “有意义吗?”

    杜九言走出来,负手站在中间,含笑和刘镇道:“打脸的事,怎么能没有意义呢。”

    “毕生没别的爱好,就喜欢抡起手,使劲抽别人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那声音,相当悦耳。稍后,刘主也一起领略一番其中美妙。”

    刘镇冷哼一声,道:“我等着!”

    “小可怜,”杜九言蹲下来看着刘子峰,“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刘子峰脸色苍白宛若金纸,他道:“二十一。”

    “真年轻,”杜九言道,“这么年轻就要斩首,实在是可惜了了。”

    刘子峰害怕的浑身发抖,咬牙道:“杀人偿命,我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后衙传出卢氏的哭声,骂着人,口齿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敢做敢当,是个好青年!”她拂袖起身,目光一转看向周岩,道,“在我推论前,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周讼师。”

    周岩拱手,道:“请!”

    “刘子峰和刘佑鹏积怨深深,刘佑鹏为什么会随同刘子峰去盐场?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,二人积怨如此深,为何刘子峰不早不晚,偏选在这一天,杀了刘佑鹏。他杀人的动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第三,当晚刘子峰亥时左右还在宜春院,过后才离开。这期间,他是如何到的盐场,又是什么时候出去的,刘佑鹏又是什么时候和他碰面的?”

    “问过了怕你不记得,先回答这三个吧。”

    周岩心头突突地道,面上却是一派里冷静自持,他回道:“刘佑鹏为什么去,此事你可问刘子峰,他人就在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说完,杜九言就打断他的话了,道:“查案,这些你不弄清楚,就敢笃定凶手。还让我来问,你给我出讼费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周岩大怒,他就知道杜九言不会说好话。

    “可李子峰认罪了!”周岩强调道,“这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
    杜九言点头,道:“是啊,刘子峰认罪了,这真让人稀奇啊。”

    “更稀奇的是,对于此案我有不同的推论、凶手以及杀人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周岩死死盯着她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不知不觉又是三月下旬了,记得月票哦!

    今天又没改错别字,等会儿来改,么么哒。

    101 非常稀奇(二)

    言情海

101 非常稀奇(二)

- 太古文学 https://www.43tg.com